诺贝尔文学奖又被一个会写歌的给抢了!

摘要: 被诺贝尔文学奖耽误了的音乐人

10-10 12:26 首页 世界音乐


诺贝尔文学奖,越来越偏心了!

 

去年颁给了世界级作曲家鲍勃迪伦,今年,又有一位“音乐人”成了新的诺贝尔文学奖得主,而且他还是鲍勃迪伦的死忠粉!

 

他就是英国日裔作家——石黑一雄



石黑一雄(Kazuo Ishiguro)

出生于1954年的天蝎座暖男,是作家、编剧,也是标准的文艺青年,没事喜欢研究严肃文学,一不小心就花十年写一部心仪的电影剧本,不写小说的时候,喜欢为音乐圈的朋友写写歌词,他写的歌,分分钟会变成畅销曲。


他被《泰晤士报》评为「1945年以来最伟大的50位作家」之一,与萨曼·鲁西迪、维·苏·奈保尔并称为「英国文坛移民三雄」。

 

诺贝尔文学奖给石黑一雄的获奖理由是——“在我们与世界融为一体的幻觉下,他在情感力量巨大的小说中,为我们揭示了一道深渊。



石黑一雄能成为如此的文学巨匠,跟音乐有很大的关系,可以说,音乐激发了他的潜质。


不写歌的吉他手不是好作家


出生在日本长崎的石黑一雄,6岁举家移民到英国。他最初的梦想并不是要做一位作家,而是立志成为一枚妥妥的音乐人


石黑一雄5岁弹钢琴,少年时迷上了弹吉他,15岁开始写歌,那时候,莱昂纳德·科恩和鲍勃·迪伦都是他的偶像。


1977年,23岁的石黑一雄


中学毕业后,他把自己的音乐作品小样寄给了唱片公司,可能是时机未到,他寄出的Demo石沉大海,毫无音讯……


后来石黑一雄读了肯特大学的英语和哲学专业,一年后申请到东安格利亚大学进修创意写作硕士课程,开始与写作结缘。


 

志愿当个音乐人的梦似乎随着人生轨迹的转变破灭了,但他最大的爱好,仍然是音乐


在石黑一雄的心里,音乐并没有与他渐行渐远,而是越来越紧密。在写作中,他找到了另一种方式继续自己的梦。



他的偶像鲍勃·迪伦和莱昂纳德·科恩,都是写歌词的大师,他们的歌词很讲究文学技巧,科恩还出版过两部小说和几部诗集。

 

所以,为什么不把音乐与写作联系起来呢?


于是这位作家开始为音乐生涯创造了另一种可能性,他遇到了从美国来到欧洲发展的女爵士歌手斯黛茜·肯特(Stacey Kent),二人都是被文学“耽误”了的音乐迷,于是他们一拍即合,成了音乐上的合作伙伴。


石黑一雄开始为肯特的爵士专辑写歌,他一口气完成了四首歌词,2007年,专辑《早班电车上的早餐》(Breakfast On The Morning Tram)诞生。

 

肯特的声音清新,独特,加上石黑一雄富有画面和代入感的歌词,专辑在欧洲地区成为了热门唱片。


因为爱音乐,石黑一雄经常创作与音乐有关的文学作品——电影剧本《世界上最悲伤的音乐》,短篇小说《小夜曲:音乐与黄昏五故事集》,还有继续与肯特合作的《变幻的光线》,他写的东西,情感深厚,极有力量。



他说,我也不要什么门为我打开,除非是因为我的音乐。

 

突然感觉,爱音乐人士通通都是生活中的潜力股啊!各位有意向争取诺贝尔文学奖的作家们,找到未来的套路了吗?


村上春树——又欺负我不是搞音乐的


作家余华写过一本书叫《音乐影响了我的写作》,音乐也影响了石黑一雄的一生,也许正是因为最初那个信念,让他在一直不放弃音乐的坚定中,找到了最好的自己。



突然就信了那句话,条条大路通罗马,只要你足够热爱,足够疯魔,足够执迷。


各位爱极了音乐的朋友,如果有一天,你不得不为生活放弃最初的音乐梦,也祝福你能在内心依然坚守,也许有一天,它会用另一种方式,给你惊喜为你圆梦。





首页 - 世界音乐 的更多文章: